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绵绵

大漠家园--我想无忧无虑地陶醉在我的梦的世界里,永远永远也不要醒来......

 
 
 

日志

 
 

79战后才十天,父母来前线看我  

2016-03-11 18:41: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9年3月16日下午,我连步行从水口关回撤后,马上登车到龙州县金龙公社民建大队驻防,刚一下车,旋即我和几个战友又被派公差到公社所在地取全连的背包,小包。完成任务后,我看见附近有一个邮电所,马上产生了一个想法,给家里的父母报个平安,进去一看,邮电所里人山人海,大多数人在等待发电报,写好电文排队的电报纸足有半尺厚,我当时身无分文,也没有时间等待,于是向旁边的一个不认识的同志要了一角钱,买了一张邮票,一个信封,一张信笺,趴在墙上给父母写下了一封歪歪扭扭,没有回信地址的报平安信(当时不知道驻防地址,因为一下车又被临时派了公差出来)。
     3月17日,连队通知大家可以写信回家了,并告诉了回邮地址,我马上又写了一封详细的信给父母,随即我排被派了新的任务,到离连部三公里,距越南边界500米的地方放排哨。
     3月28日的下午,我还在哨位上,排长派人来叫我回去,说我父母来看我了,现在正从师部驻地武德公社前往连部的途中,这个消息简直让我惊讶、兴奋的同时又担心,怎么这么快呀,来这个地方怎么呆呀!当时我是八班长,简单安排了班里的工作,排长于是派了2个战士护送我背着背包,挎上冲锋枪去连部,去到时父母己经先到一步了,见到了精神饱满的我(战后十来天,连队伙食很好,天天吃大盆盛着的猪肉炒包菜,我都微胖了,只是战中脚踝骨扭伤,还在肿着),父母亲没有太过于激动,他们彻底放心了!
晚饭开饭前,连长张华东向大家介绍了我的父母,并代表全连表示热烈的欢迎,父母也拿出了他们从贵州家乡带来的香烟糖果分给大家以示慰劳。晚上,文书还让出了他在生产队仓库屋檐下隔出的一张床让我父母住下。
安顿好后,在昏暗的烛光下父母向我说出了他们此行的缘由和经过:由于我不想让父母担心,战前我就没有给他们去信告诉我的情况,开战后,他们估计我肯定是上了前线,因为我在家里是独子,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回何况是上战场,肯定是凶多吉少,因此母亲天天是以泪洗面,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父亲也曾是一个军人,随大军南下一直打到贵州,深知战场的残酷与艰险。3月5日宣布撤军后,母亲天天都由亲朋好友搀扶到邮局等从贵阳来的邮车,看有没有我的音讯,谁知十多天过去,其他部队的陆续都有了报平安的信(当时县里每天去等信的有好几十个家属),可是我依然没有任何消息,母亲的精神几近崩溃了。
      3月20日,我3月16日报平安的信到了,当有人对我母亲说:“来了!”时,我母亲一下子昏倒过去,因为她的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怕传来的是噩耗。
     母亲苏醒来时,看了我的报平安信,虽然悬着的心略为放下,但是她仍不太相信我那趴在墙上写的信是我平时的字迹,两天后又收到了我战后的第二封信,这下母亲思儿心切,硬是拉上我父亲,拿着我写的信封地址,匆匆忙忙地前往广西前线来看我了,谁知,在这一非常时期,一路上尽管颇费周折,但是却也得到了许多“贵人”的帮助!
      父母从贵阳乘火车到达南宁,因为是“前指”所在地,满城的军人和军车,那个年代的宾馆,招待所很有限,因此根本找不到住宿,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父亲看见两个军人,便上前去打听住宿和去龙州县怎么走,这一问可真是巧了,这两个人看了我的信封,说你们的儿子是我们42军125师374团的,他们是军部的,其中一个是东北人,是来南宁前指办事,说着就让我的父母上了他们的北京吉普,把我的父母送到部队招待所住下,然后晚上又安排我父母看了一场中央慰问团的演出,节目是常香玉主演的的河南豫剧。
第二天,两位好心的军部同志办完事,又让我父母坐上他们的车前往龙州县城,并一直送到龙州县汽车站。父亲买了到金龙公社的汽车票,可是临上车被公安拦下,说那是边境地区,要有特别通行证才能上车,父母他们好说歹说,公安也不肯通融,无奈只得在街上转悠,这时我父亲看见一辆军用救护车停着,就上前去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我们是来看当兵的儿子,但是公安不让去,碰巧这车是125师医院来龙州办事的,车上的同志说,看见你们就象看见我们自己的父母一样,你们这么大老远的来看儿子,不能就这样回去,我们和你儿子是一个师的,一会儿办完事,我们把你们送到在武德公社的师部,到那再想办法!
     到了师部,救护车上的同志把我父母带到了相关部门,负责的首长对我父母的到来表示了热情的欢迎,我父母说来麻烦部队领导了,但是首长说你们是全师战后才十天,就长途跋涉前来探望孩子第一个亲属,很不容易,让我们感动,欢迎你们!随后他们安排了父母的食宿。第二天,师政治部值班室根据我的信封,查到了我的连队,并直接打电话到连队通知这一情况,要连队做好接待工作,随即便派车把我父母送到连部所在地民建大队, 于是就有了前面我和父母分别两年多,劫后余生,再次相见的那一幕!
父母到来的当天晚上一点多钟,团司令部下达战斗命令,越南特工队数人偷袭营机炮连,打伤一个提着马灯喂马的战士,要求我连围剿,于是全连紧急集合,连长让我端着枪和哨兵保护我父母,便带领战士们投入战斗去了,天亮时分才回来,早餐后,连长让我挎着冲锋枪,陪着父母步行五公里到金龙公社去看一下,本想和父母在公社所在地照张相,遗憾是穷乡僻壤的当地没有照相馆,便作罢了。住了三个晚上,天天晩上都是枪声不断,部队不停地出击,考虑到久住给连队带来不少的麻烦,经过连长的多次挽留,父母还是基本放心地回去了。
     79年战后父母此番传奇般的探亲,一路上得到众多不知名的战友和部队首长的热情帮助与接待,多年来我的父母和我每每回想起来,心中仍然充满了感恩之心,感激之情!同时也体会到了众多浴血疆场,九死一生战友在家的父母亲人们当时是怎样的心情,体会了为国捐躯的英烈父母兄弟姐妹的悲怆之心和37年来无休无止的心灵折磨!
    祈求世界和平,远离战争,不要让人间悲剧再次来伤害无辜的天下父母和妻子儿女!
    同时以此,纪念我离世三周年的母亲,母亲无畏的爱,永远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