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绵绵

大漠家园--我想无忧无虑地陶醉在我的梦的世界里,永远永远也不要醒来......

 
 
 

日志

 
 

想起1979年水口镇的几位老妈妈......  

2016-10-08 16:4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网上看见网友“布局尖兵"一篇反映军民鱼水情的帖“38年的离别,妹妹找到兵哥哥”,感动之余,也让我又想起一段“军民鱼水情”的往事:

        1979年的3月6日,我们连以排为单位,在约5公里长的公路沿线警戒防御,白天基本没有什么情况,到天将黑时,连部通讯员匆匆跑来,要我排立即转移到山下和连部会合,他同时告诉我们,今天晚上的口令是“北京”,回令是“南宁”。当我们准备了一会,下到公路边时,却没兵有看见连队的影子,继续等了2个小时了,也没有看见。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我们知道,和连队失去联系了。当时我们排长负伤了,是桂林步校的一个来锻炼的学员代理我们排长,他和我们商量怎么办,因为30来个人就地等待是非常危险的,最后他决定我们沿着公路往水口回国方向走。
         这里到水口关约有7公里,因为天阴下雨,道路泥泞,天黑伸手不见五指,行动艰难缓慢。大约晚上12点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很大声音喝道:“站住!口令!”,同时听到了许多拉枪栓子弹上膛的声音,当时我走在最前面,我立即回答“北京!”,同时反问“回令!”对方回答了“南宁”,我才说:哦,是自己人!双方一阵寒暄,好险,要不是我们连部的通讯员在传达转移命令时给我们说了今天晚上的口令,今天晚上我们就全部要死在54军这帮兄弟的枪下口了。
        
我们大约是凌晨2点进入国门水口关的。半夜三更,夜深人静,我们象一群和父母失散了的孩子,又累又饿又困,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去找谁。最后找了一个可以避雨的屋檐,因为是自己的国家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激战近二十天来,大家太累了,所以连岗哨都没有派,大家倒头便呼呼大睡。一觉醒来,天已亮了,这时候觉得好渴。我便和战友向锡坤拎着全班的空水壶去找水喝。
        清晨的水口镇街上静悄悄的,大部分的门都紧闭着。我俩看见一个小饭店屋顶飘着袅袅的炊烟,有几个中年大妈在忙碌着做包子。我们便进去向一个大妈要点水,看着我们衣衫褴褛的样子,热情的大妈们马上招呼我们坐下,我们说不用了,就灌点凉水就可以了。可那大妈们不同意,她说天这么凉,不能够喝生水,我们马上给你们烧开水。在等烧开水的时候,她们的包子蒸熟了,大妈们盛了一盘送到我们跟前说:趁热吃吧!我咽了咽口水说,不吃了,我们没有带钱。谁知道一位大妈怜爱地擦去我脸上的污渍说道:“看样子,你们好辛苦呀,谁要你们的钱啊!我们也有孩子在你们部队上,你们也象是我们的孩子,快吃吧!”听到这话,我和向锡坤不禁含着眼泪连声谢谢几位热情的好妈妈!
      下午的时候,我们和后方收容部门去得了联系,他们把我们接到一个地方,做了一餐大米饭招待我们,真香,近20天了,我们还是第一次吃到大米饭和炒的菜。饭后,我们再次出征,这次出征,心痛的是我的班长再也没有回来!

     谢谢您,龙州人民! 37年来,我经常都会想起在遥远的广西龙州边境水口镇,那个不知道店名的小饭馆,那里当年的几位慈祥的中年大妈,不知道她们如今可安好?
有谁能够告诉我?!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